最近大火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元宇宙是个很科幻的概念,目前没有明确定义,但却不是什么新概念。

用排除法来看:托尔金的中土世界就不是元宇宙,中土虽然在时空上与真实世界平行存在,但它是完全架空和独立的,人类无法参与其中,

这样看来罗琳的魔法世界或许更进一步,不过哈利无法在霍格沃兹和女贞路同时存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实际上将两个世界在空间上连为了一体。

大部分的穿越行为也不构成进入元宇宙的手段:人手一台时光机的成本先不提,穿来穿去恐怕会使混乱的时间线难以收束。

这样一来,元宇宙的概念就相对清晰了:它在时间上是真实的,空间上是虚拟的,在时空两个维度都和真实世界处于平行状态。

人类则以某种意识“映射”的方式进入、存在和生活于元宇宙之中。

假设我们所在的地球是一个元宇宙,真实世界里的人类,正无知觉地躺在蜂巢一样的培养皿中——这就成了《黑客帝国》的场景。

《黑客帝国》中被AI“种植”的人类胚胎,然而“矩阵”是AI为了奴役人类打造的精神乐园。相比之下,《头号玩家》里的“绿洲”让我们更愿意接受:没有生老病死的顾虑,大不了从头练个号。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元宇宙就是一款游戏。玩家在两个世界之间来去自如,自愿选择待在自己认为更有趣的地方。

事实上,相比于soul、facebook等社交软件,游戏因其丰富的内容和玩法成为更适合元宇宙的存在形式。

如果这个元宇宙比真实世界更有趣,是否会对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行造成致命打击?如果只维持大脑活动就可以在元宇宙中生存,是否意味着长生不老得以实现?

如果未来真的出现了容纳大部分人类的元宇宙,那其中的生产生活是去中心化,还是依然要接受领导?

走远了,连王者还没玩明白的我们与其白日做梦,不如先问问:

为什么要有元宇宙?

并非所有人都向往星辰大海,但从自然规律来说,人类别无选择。

人类一方面大举扩张,一方面依靠发达的科技躲开了旱涝、地震和台风带来的灭顶之灾,这导致地球不可逆的混乱、衰退和恶化正在加速发生。

低碳、环保、新能源和人工智能只是权宜之计,人类只能向着更广阔的远方拓展生存边界。

有人向着月球和火星航行,有人则寄希望于在互联网中扩充虚拟世界——元宇宙是人类的未来,毕竟,一键清除缓存比毁灭全人类方便和温柔得多。

如此我们便可以得出结论:元宇宙并不是逃避现实的乌托邦,而是人类社会自救的方舟。

试着回想一下,我们曾错过多少激动人心的时刻:

PC普及到千家万户之前,比尔盖茨已经成了世界首富;大家纷纷换上智能手机时,苹果市值悄然超越微软站上美股第一;当新能源车刚刚吹响革命号角,特斯拉股价立刻一骑绝尘。

改变世界的机会本就不多,并非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运气不好也就罢了,但总有人不见兔子不撒鹰,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如梦初醒地抱怨:等一下,我还没上车呢?

人类从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全方位向元宇宙迁徙,几乎是写在《死海古卷》上的最终预言。这可能是我们此生仅有的机会。

但在试图抢占先机之前,有个问题必须先弄清楚:

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

试着畅想:人们在现实世界穿着破洞丝袜,元宇宙里的背包里却放着几百套高定礼服;现实容身之处不足一平米,登录元宇宙,立刻就能飞天遁地。

这就是赛博朋克,真正的绿色经济。我们或许注定成为旧时代的残党,不过总会有人乘上新世界的方舟。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至于将玩家控制角色变成元宇宙要求的玩家成为角色,就需要硬件方面的努力了:当VR达到16K之后,人眼将察觉不到纱窗效应,实现“完全沉浸感”。

虽然市面上的VR最高只能支持4K,但苹果在硬件领域的地位,使人们对它即将推出的首款VR设备充满期待。

扎克伯格也正在大举押注VR,不久前,Facebook通过Horizon 展示的虚拟会议室功能让人振奋。这款虚拟世界平台正在封测,还未正式推出。

微软和英伟达则对“增强现实”技术更感兴趣。老黄在发布会上的以假乱真被粉丝津津乐道,微软则自我定位于通过人工智能和混合现实工具帮助公司开发元宇宙应用。

最后,千万别忘了马斯克。虽然他一心想着去火星,但也没忘了同时推进脑机接口技术——神经链芯片已经能让猴子用意念打乒乓球了。

另外,元宇宙与他情有独钟的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实在是天作之合。

全球最顶尖的科技企业都在大展拳脚,国内的巨头们当然不会缺席。

腾讯依然稳扎稳打,上半年投了40多家游戏公司。这还不包括对Roblox和Epic的押注——后者开发的虚幻5引擎正在为游戏创作电影精度模型提供底层工具。

字节更有的放矢,软件上1亿投资的元宇宙游戏《重启世界》已经上线,硬件上则花了90亿收购VR公司PICO。

2021年,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在争相抢购通往元宇宙的船票,用万亿赛道来形容它是不准确的:

就像量子力学一样,芯片、新能源、5G、云计算、AI、VR、AR这些独立的未来技术和产业,正在元宇宙的引力作用下逐渐实现统一。

最后的结束语

我目睹过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情景: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唐怀瑟之门’,但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消逝于时间,一如泪水湮没在雨中。

即便生命短暂,穷极一生也见识不了更多的风景,但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从不乏浪漫的冒险精神:从第一只猩猩踏上陆地开始,人类的进化之路从未停止过。

从麦哲伦到加加林,人类从不畏惧对未知领域和空间的开拓。如今再次面对新纪元的挑战,就让我们高唱着“Goodbye everybody, I've got to go”.

然后在另一个世界重新相遇吧。